服务热线:400-000-0000
您的位置: 首页 > 详情页面 >

详情页面

详情页面

击剑奥运冠军仲满:金牌不能代表一辈子丨EDP三期学

发布者:大宝游戏登录-大宝lg游戏-大宝游戏官网 浏览101次 【2019-12-13 17:21:03】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击剑奥运冠军仲满:金牌不能代表一辈子丨EDP三期学员风采

  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项目,将于2018年1月在北京隆重举办开学典礼。维宁体育将陆续刊载已经录取的“全球体育产业领袖三期”校友风采小传。今天我们一起走进中国第一位个人男子击剑奥运冠军、中国击剑队中方教练仲满的精彩人生。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25岁的栾菊杰“一剑封喉”夺得奥运会女子个人花剑金牌,成为首个在奥运会上获击剑冠军的亚洲人。那一刻,无数国人泪流满面,因为自1896年击剑运动进入奥运会开始,该项目奖牌就为欧洲人垄断,从来没有一名亚洲选手进入前六。击剑运动对于中国人而言有了更深的含义。

  只是幸福来得突然,去得也快,更让人没有想到,中国击剑队再次问鼎奥运桂冠居然是在24年后。

  ██2008年8月12日,北京奥运会男子佩剑个人赛决赛上,仲满以15-9击败洛佩夺得奥运会金牌。这一年,仲满同样刚满25岁,西方媒体称他是中国的“佐罗”。

  但很多人不曾想到,站在最高领奖台的那个小伙子居然一度连参加比赛的资格都没有。

  1999年夏天,仲满跟随黄保华教练正式学习击剑。六年后,年轻的仲满成功入选中国击剑国家队,此时的他可谓志得意满。

  但好景不长,2006年新外教来了后打破了仲满原有的技战术打法,换了动作后,成绩直线下降,当时已是国家队主力的仲满也因此失去了当年的世锦赛和亚运会参赛机会。

  “那个时候整个人陷入了低谷。”仲满用“刻骨铭心”来形容那段灰暗的岁月。

  荣誉感和信念没有让他就此放弃,经过一年调整仲满又重新站在了冠军领奖台上。2007年8月27日,仲满帮助中国队夺得亚洲击剑锦标赛男子佩剑团体冠军,并在2008年先后夺得亚锦赛男子佩剑个人金牌和那块分量最重的北京奥运会男子佩剑个人金牌。仲满说,奥运金牌让他圆了自己一个梦,“拿到奥运会入场券后,做梦都会想,如果能够站到领奖台上,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此后,仲满跟随中国击剑队在国际赛场上四处征战,成绩斐然。

  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后,仲满封剑退役,但很快又宣布复出:他还有一个梦想没有实现——全运会击剑男子个人金牌。

  “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一直很遗憾没有在全运会上拿过金牌,为此我各方面准备都很充分。”仲满说。

  ██2017年8月28日,第十三届全运会击剑男子佩剑个人决赛正在上演,34岁的仲满以15:9战胜队友孙伟,夺得冠军,圆梦全运会冠军。只是真正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仲满,心里竟有一丝恍惚和空荡。

  “有一种结束生涯(短暂)的空荡感,”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未来的憧憬冲淡,仲满意识到,“一个比赛成功不能过一辈子,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运动员的寿命是短暂的,退役后是继续从事专业性更强的教练或管理工作,还是转型投资或创业,仲满需要做出选择。

  虽然每一种选择都有不可预知性,但在仲满看来,如果能尝试涉足不同的行业,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9月14日,湖南卫视热播的青春励志剧《进击吧,闪电!》线下见面会登陆南京环宇城,仲满作为该剧技术顾问和客串演员,赶到现场宣传新剧。

  “那两天家人就盯着第六集看呢,其实我戏份就这一点,但我可能跟一般观众关注点不太一样,会挑刺剧中击剑的元素到不到位。”仲满笑称自己偶尔会犯职业病,这部剧也让他重新认识了演员这个行业,“拍摄那天,下着小雨,3月的无锡很冷,这种环境下还要表现自如,确实不容易。”

  其实仲满早就进入了娱乐圈的视线,《爸爸去哪儿》第一期就曾找过他,可惜当时由于种种原因错过。如今,仲满的儿子渐渐长大,仲满也不排斥让儿子参与进来。

  ██“儿子确实更活泼一些,我想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对他也是一种锻炼机会。”9月22日,仲满带着儿子来到南京市建邺实验小学,参与击剑运动的宣传。自己虽然不排斥去客串一些角色,但毕竟术业有专攻,他还是坚持做本行,“作为击剑运动员,推广击剑是我的责任”。

  随着全民健身的兴起,仲满欣喜地看到击剑运动在中国的普及,尤其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小朋友的普及率非常高。

  “即使有一些小朋友没有参与训练,他们也知道击剑这项运动,了解击剑有三种剑种。” 仲满认为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

  中国击剑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全国注册的各类击剑俱乐部、培训中心、学校代表队已达373个,全国范围内击剑人口规模超过10 万人。据有关击剑培训中心资料显示,单客单年消费额约为1.3—1.7万元,以击剑俱乐部单客年消费额1.5万元计算,整个产业当前总规模超过10万亿元。市场潜力有目共睹,有待进一步开发。

  只是与市场潜力相对比,竞技体育的表现有些差强人意。中国击剑队成绩虽仍处在稳步上升阶段,但在国际上只有女子重剑仍保持一定竞争力,男子花剑开始走下坡路,男女佩剑最近几年也处于低谷期。

  仲满表示,这是由于他们那一代选手“顶”的时间太长,以至于目前出现了断档现象。

  “现在的状况跟体制有一定关系,击剑本身就属于冷门项目,一些运动员会因为生计问题无法坚持,相继转型去做俱乐部教练等。”仲满说。

  好在,事情现在出现了转机。随着管办分离的推动,中国击剑协会正式牵头中国击剑运动产业的发展。2017年6月28日,中国击剑协会发布关于《击剑运动产业发展规划》的征求意见函,明确表示击剑运动是典型的都市型体育运动,除了以俱乐部形态构成的终端运动消费市场外,还存在有科研、教育、装备交易、展会经济、高端产品开发生产等同属都市型经济的长产业链市场形态,击剑运动产业迎来重要战略机遇期。

  ██“目前推出的年薪制也保障了运动员的生活,只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才能有选材的机会。”仲满现在担任中国击剑国家队中方教练,工作重心渐渐转移到对运动员的培养上。

  对于击剑队未来的成绩,仲满还是很冷静客观,他表示,现在是全力争取东京奥运会入场券,近几年水平相对落后,能够进入奥运舞台就是一个很大成功。

  身份的转变对仲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练需要的不仅仅是娴熟的技战术能力、临场应变能力,更需要高超的管理团队的能力。为此,仲满报名参加了“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项目”,希望尽可能充实自己。

  ██“以前在专业队一直处于训练状态,很多事情不是很擅长,能够有机会充实一下自己,让自己更方面都得到提升,这是一件好事。”仲满还希望借助学习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EDP的大家庭里互相帮助,并且从老师那里学到更多的先进理念。

  “就算不从事金融方面工作,在教练岗位上也需要管理方面的经验,帮助我去管理、运营好一个小的团队。”已过而立之年的仲满时刻心系着击剑,而属于佩剑王子的下一段征程,才刚刚开始。

  法国里昂商学院-维宁体育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是目前中国顶级高端体育产业教育项目;是中国体系完备,实务深刻、前沿和国际化的全球顶级课程系统;是亚洲第一个专为全球体育产业领导者开设的国际合作项目;是首个旨在培养全球体育产业领袖人才的全球高级管理教育EDP课程体系。

  由全球顶级商学院、法国综合排名第二的法国里昂商学院与“中国体育产业人才黄埔军校”维宁体育商学院携手打造,以“塑造互联网+体育时代具备全球化视野、互联网思维与创新精神的体育产业创业者与管理精英”为使命的国际高管教育项目。

  全球体育产业领袖EDP大师级教学团队由包括来自法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韩国、中国和中国台湾的产业领袖与权威专家组成。

  课程涵盖了全球与中国体育全产业链的每一个核心环节,囊括“产业、经济、组织、商业、公司、战略、营销、管理、市场、产品、体育IP、赛事、场馆、人力、科技、消费、法律、经纪人、投融资、互联网+”等20个核心模块。